解秘:外蒙古是如何失去的?

时间:2011-12-13 军事天下网(www.juntx.com) 小编:君天下 点击:

中共曾因支持外蒙自决与苏联驻军向北洋政府请愿

本文摘自《中国1927·谁主沉浮》 作者:叶曙明 出版社:花城出版社

    1926年3月12日,东北海军在日本军舰护航下,驶入大沽口。驻守炮台的国民军鸣放空炮示警,不料日舰竟发实弹攻击。双方爆发了冲突。日军以国民军破坏“辛丑条约”为由,向执政府提出抗议,并联合英、美、法等八国公使,向当局发出最后通牒。

    冯玉祥明知这是奉张假手列强向他施压,他当然没有勇气与实力和八国抗衡,只能沿用鸦片战争以来的老办法,就是“民气可用”,借助日益高涨的民族主义,孤注一掷。3月14日,北京民众举行反日大会;17日,北京全市各学校、社团代表向国务院、外交部请愿,要求驳回最后通牒,遭到军警武力驱散,有多人被刺刀扎伤。在国民军大刀队的保护下,京师门户的抗议活动,一浪接着一浪,轰轰烈烈,有声有色。

    自从北京落入冯玉祥之手后,国共两党在北京十分活跃,几乎处于半公开状态。李大钊积极做国民军上层的工作,而大批中共党人则渗透到国民军中下层开展活动,国民二军、三军中都有共产党员担任副官及其它职务。国民军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时甚至出动大刀队保护在北京街头活动的革命党人。

    为了贯彻“反奉倒段”的方针,共产党在北京组织了对执政府的一连串示威活动,天安门前,隔三差五就有“国民大会”召开。11月28日的示威,演变成一场俄国式的“城市革命”,与会者手持棍棒武器,前有学生敢死队,后有工人保护队,一遇军警阻拦便开打,攻击政府机关,占领警察局和邮电局。“各种号召人们起来革命的标语贴满墙壁,数十万张传单在人群中飞舞,屋顶上竖起了革命的红旗,迎风招展,革命的空气弥漫全城。”《政治生活》杂志形容,这天的示威活动“完全是一次巷战”。1925年12月1日,中共中央和共青团中央联合发布“告全国民众书”,宣布“最近北京连日的民众示威活动,已是人民夺取政权之起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