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大字报:社会主义竟然出现临时工

时间:2012-02-05 军事天下网(www.juntx.com) 小编: 点击:

 

  江青是兴风作浪的“好手”。这是已被历史证明了的。

  毛主席的大字报发表后,江青到处讲:“认识人要有一个过程。我对刘少奇的认识也有个过程。我是1964年才认识他的。我向他汇报文艺界的那些污七八糟的事时,他却不表态。”

  江青所说的“汇报”,是在1964年冬的一天下午。她来电话问:“少奇同志在不在?我要向他汇报个问题。”我报告少奇同志后,他说:“请她现在就来吧。她没有来过,你在门口迎一下。”

  我在门口等了一会儿,穿着斗篷式棉猴儿的江青来了。

  我把她引到了少奇同志办公室。少奇同志热情地同她握手,并关心地说:“房子里热,把棉衣脱了吧。”

  江青微笑着说:“时间不长,我怕风,不脱了。”这时公务员给她送来一杯热气腾腾的茶水。我们就出来了。

  江青向少奇同志讲的什么,我当时不知道。

  但从江青说的时间来推算,肯定就是那次了,因为在1964年里,江青就只向少奇同志汇报过这一次工作。而仅仅就这一次,她还要作为大棒,砸向少奇同志。

  1967年初,中南海贴出一张标题是“我们要造临时工制度的反”的大字报。文中引用江青的话说,在我们社会主义国家里,竟然出现了临时工、合同工。这是刘少奇推行修正主义路线的恶果。他是背着毛主席干的,是明目张胆地复辟,是地地道道的资本主义用工制度现在就是要同修正主义对着干。被解雇的要立即请回来;被扣了工资的要补发;遭到资产阶级反动路线迫害的要恢复名誉、赔偿损失。

  我看到这张大字报,立即想到这是针对少奇同志在广西的一次讲话来的。

  那是1964年秋,我随少奇同志来到了广西。他在广西壮族自治区干部会议上讲到要实行固定工和临时工、合同工并存的劳动用工制度时说:“我们现在只有一种用工制度,就是固定工制度。他们有劳动保险,招来了不能退,要退很困难。我看以后劳动制度要改变一下,要尽量用临时工、合同工过去上海、无锡等地方都是这样。我们在革命胜利后反而把季节工改成了固定工,这件事做得很蠢呀!合同工做了多年后,只要干得好,也可以当厂长。为什么合同工就不能当厂长?教育一下一样当。现在我们许多县委书记、省委书记原来都是农民。我们军队里的许多将军原来也是农民,要少增加固定工,要大量使用临时工”

  听了少奇同志的讲话后,那里的干部都说很开窍。少奇同志说:“到云南再讲一讲。”但刚到昆明,就接到北京打来的电话,“请少奇同志速回北京”,并说“有人有不同意见”。第二天,我们就同少奇同志乘飞机回到了北京。

  当时,我不知道对少奇同志的讲话有不同意见是指什么问题,看了这张大字报,我才弄明白。

  江青攻击少奇同志关于用工制度的讲话的话传开以后,马上引起了新的混乱。一是许多人上街游行,要砸烂临时工制度;二是有临时工的单位被迫把临时工转成了正式工;三是有些单位忙于为被处理过的临时工恢复名誉和补偿损失;四是给原为临时工现已转正的工人增加福利。有的地方和单位因资金不足和缺乏物品,解决不了实际问题,这些人就继续闹事。

  而江青之流反过来又给这些人扣上了刮经济妖风的帽子,并说:“这股经济妖风的后台就是刘少奇。”

  少奇同志看到报纸上的有关报道后,气愤地说:“真是岂有此理!去年8月份我就不工作了,现在怎么又成了刮经济妖风的后台?”

  文章摘自《刘少奇的最后岁月》 作者: 黄峥 出版: 九州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