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一大”为何选在上海法租界举行?

时间:2012-02-05 军事天下网(www.juntx.com) 小编: 点击:

 

 

中共一大会址

 

  自戊戌变法以后,中国政治就明显呈现出京严沪宽态势。民国以后,情况有所不同,但北严南宽态势并无改变。“五四”运动以后,北京的政治气氛压抑,文化环境恶劣。相比之下,上海的政治、文化环境宽松得多。上海文化事业本来发达,出版机构多,报纸刊物多,中外联系广,信息渠道多,加上一市三治,有缝隙可以利用,这是众多政治、文化精英汇聚上海的原因。

  上海各个区域中,在1916年袁世凯去世以后,又以法租界更为宽松。同样的租界,公共租界与法租界的城市化进程有先后之别。洋泾浜以南的法租界自开辟以后,很长时间人气不旺,生意不盛。

  1914年以后,有三大因素,促进了法租界的发展。一是法租界面积大扩展。二是城墙拆除。三是洋泾浜填平。扩界、拆城、填浜这三件大事,使得法租界与城乡内外、法租界与公共租界连成一片,为法租界的发展提供了难得的机遇。

  同样是租界,公共租界与法租界在土地租用、社会管理方面也颇为不同。公共租界实行的是英国式自治制度。法租界的行政权由公董局行使,实质由法国驻沪领事负责,深受法国文化影响,崇尚的是共和政治价值观,比较重视整体利益,在城市规划、市政管理、公共利益、宗教文化方面比较重视;其土地是按章程整个租给法租界公董局,再由法租界公董局分租给外侨。

  同样是租界,就地价而言,在上世纪30年代以前的相当长时间里面,是公共租界高而法租界低。同样是租界,法租界在城市规划方面要比公共租界严格。

  同样是租界,公共租界商业、工业比较发达,土地、房产增值快,工部局获得的税收多,政府比较有钱,治安管理比较到位。法租界商业、工业不够发达,公董局获得的税收比较少,行政经费短缺,治安管理比较差,对烟、赌、娼之类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样,法租界在治安管理方面漏洞比较多,对于那些持不同政见者来说,可以利用的机会也就比较多。

  此外,建党活动在法租界进行,对于吴廷康、马林、尼科尔斯基等共产国际派来的人物来说,也比较方便。1920年的上海,有大约五千名俄侨,主要生活在法租界,他们中有一些人拥护布尔什维克。这为吴廷康等人在上海的活动提供了很大的方便,无形中起了掩护作用。

  综上所述,法租界(特别是新区)在上海城市化过程中较之公共租界与华界占有后发优势,规划严格,道路宽畅,人口密度不高,环境幽雅,交通便利,房屋建筑精致,租金适中,安全又有保障。这些因素,正是政治精英和文化精英所看中的。这是陈独秀、李汉俊、李达等人集聚在这里的根本原因。他们居住在这里,活动在这里,在这里举行中共“一大”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了。

  (周思媛摘自《学术月刊》,熊月之 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