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绯闻女友李季兰:勾搭和尚遭婉拒

时间:2012-02-06 军事天下网(www.juntx.com) 小编: 点击:

 

 

唐朝仕女图

 

  女子无才便是德,李季兰他爹是蛮信这话的。生女若如李清照,当爹应是喜得跳。从才气言,李季兰当是唐版李清照,而李老爹却很不高兴生了才女。李季兰6岁做了一首《蔷薇诗》:“经时不架却,心绪乱纵横。”神童吟诗,何等佳话!李老爹却是忧从中来,骂了李季兰一顿:“此女聪黠非常,恐为失行妇人。”长大了不是美女作家,就是绯闻女友。

  李季兰长大了,既是美女作家,更是绯闻女友。

  李季兰吟《蔷薇诗》那个月明夜,陆羽可能也在旁边。陆羽是遗婴,本来被智积禅师收养的,一个老和尚,并无带孩子的经验,禅师就把陆羽托给李老爹家去养,陆羽比李季兰还小,李季兰吟架啊嫁的《蔷薇诗》,陆羽那时应是不懂爱情,然则两小无猜,耳鬓厮磨,小姐姐李冶情窦早开,小弟弟陆羽自然易被多情启蒙。最少在陆羽,从落户李家起,就开始了其长达一生的姐弟恋。

  陆羽六七岁,李爹出仕江南,李季兰举家他迁,陆羽再回寺院,晨钟暮鼓,古卷青灯,智积禅师养陆羽意在培养接班人,传承衣钵,陆羽被李季兰开发过爱情,他哪肯?陆羽被骂过,被打过,被黑屋子关过,他就是不肯就范,其反抗理由是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他12岁,“因倦所役,舍主而去”,参加了一个戏班,做起了明星梦。戏班可以到处送戏下乡,搞文艺汇演,才艺细胞发达的李季兰,指不定会买票看晚会吶。在陆羽心目中,其明星梦,也是其寻情记。

  陆羽再会李季兰,李美女已正正式式开始了其初恋,其初恋非陆羽。李季兰16岁,豆蔻韶华,在道观里当小小女道士。唐代道观,可能非我们想象的女性情感监狱,倒像是女士精神会所,男士是经常去串访的,李季兰遇了才子朱放,两人在布满鸟声的山间林下,在开满鲜花的草皮涧边,临流高歌,抚琴相诉。缠绵之后,情不绵长,朱放应男人宿命,觅侯去了,“离人无语月无声”,留下佳人独立月色中。

  朱放去了,陆羽来了,真正的爱情怕是不能填空的吧?陆羽将李冶,定位为爱情;李冶(李季兰原名李冶)将陆羽,多半定位为友情,也许比友情还多一点。陆羽担来谷帘泉,摘来明前茶,石为灶,竹生火,给李冶煮茶。陆羽是茶圣,他泡的茶还不好喝?李冶也是很喜欢喝陆羽茶的,她与陆羽有过茶话西窗下的日子。好几次,李冶生病,其它男友都踏春览胜,寻芳觅蝶去了,独有陆羽守在身边不离不弃,“昔去繁霜月,今来苦雾时,相逢仍卧病,欲语泪先垂。”陆羽在李冶卧病时,汤匙以茶当药喂,把李季兰感动得一塌糊涂,她都答应嫁给陆羽了,只是病愈了,又反悔了,她说她与陆羽的爱情只是“偶然成一醉”,除了这之外还有甚么?“此外更何之?”

  不是李冶无情,而是李冶情多。李冶与陆羽缠绵,其时陆羽与皎然和尚是哥们。陆羽是才子,才气爱人,身子却差强人意,还有一点口吃。唐朝,就女性身姿而言,是个性感时代,就女性爱情而言,却是感性时代,陆羽眼感比较差吧,倒是皎然十分养眼。李冶待陆羽给她泡茶当口,她采了一朵玫瑰花,笃笃,笃笃笃,去敲皎然僧门去了,皎然禅心还是有定力的,开了门,却谢了花:“天女来相试,将花欲染衣,禅心竟不起,还捧旧花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