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日治国之路:没有子弹就不能够生存(3)

时间:2012-02-10 军事天下网(www.juntx.com) 小编: 点击:


  2001年1月15日至20日,金正日第 二次访华,主要到访地是上海。朱镕基总理为金正日举行晚宴。在上海,金正日参观了城市规划展示馆、上海通用汽车有限公司、上海华虹NEC电子有限公司、上 海证券交易所、上海宝山钢铁(集团)公司、张江高科技园区等企业。面对上海崭新的城市面貌,金正日坦言,上海与他18年前见到的相比,除了黄浦江涛声依旧 之外,其他地方都“故迹难寻,焕然一新”了。

  2004年4月和2006年1月,金正日又两次到访中国。2006年那次,他到了广州、珠海、深圳、武汉等多个城市,参观了涉及农业、科技、教育等多个领域的企事业单位。返回北京后,金正日还在胡锦涛主席的陪同下视察了中国农科院作物科学研究所。

  2010年5月3日,金正日第五次访华。前一天,载着199名朝鲜版《红楼梦》演员的专列先期抵达丹东。如此超大阵容,创下近年来国外演出团体来华人数之最。会谈中,金正日对上海世博会成功开幕表示热烈祝贺,并对青海玉树地震所造成的巨大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表示亲切慰问。

  当年8月26日,金正日第六次访问中国,并在吉林省、黑龙江省参观考察。他参观了父亲金日成的母校吉林市毓文中学,并表示:“吉林是我曾经生活过的地方,这次故地重游,看到这里的巨大变化和喜人发展,深受震动,感触很多。”

  2011 年5月20日,金正日最后一次访华,行程从中国东北一直延伸到江南,在北京、黑龙江、吉林、江苏等地进行了参观考察,时间长达7天,因而被外国媒体称为 “马拉松式访华之旅”。金正日此次访华,在东北地区的首站是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其间经停哈尔滨,之后来到吉林省长春市。这些地方,都曾留下其父金日成的足 迹。人们将他的这次访问称为“沿着金日成足迹的考察”。

  除了中国,金正日只访问过俄罗 斯。2001年7月26日至8月16日,金正日对俄罗斯进行国事访问,并同普京就经济合作和朝鲜半岛局势等问题交换了意见,会后两国首脑发表了《莫斯科宣 言》。金正日还在新西伯利亚向父亲金日成的救命恩人雅科夫家属赠送了礼物。当地官员说,金正日是一个开朗的人,“他和我们的乐队一起高唱俄罗斯民族歌 曲”。2002年,金正日再次访俄时,在符拉迪沃斯托克市参观了海港、商场和一个面包店。他用俄语向普京打招呼,两人亲切拥抱。金正日说,自己对俄罗斯的 4天访问“百分之一千的满意”。2011年8月20日至25日,金正日第三次访问俄罗斯,与俄总统梅德韦杰夫举行了“一对一”会谈。会谈后俄方宣布,金正 日称朝鲜愿意在无先决条件的情况下恢复六方会谈,并在复会期间暂停生产核材料或进行试验。双方还商定,俄罗斯将过境朝鲜铺设管道,向韩国出口天然气。

  接见美国特使

  金正日主政期间,美国和朝鲜没有建立外交关系,但几位美国“特使”的平壤之行却十分引人瞩目。

  在 克林顿政府后期,美朝关系趋于改善。2000年10月,当时的美国国务卿奥尔布赖特访问平壤。在短短的3天行程中,她与金正日一共举行了两次共计6小时的 会谈,并在平壤体育馆一起观看了大型文艺演出。在会见中,金正日对奥尔布赖特说:“我很高兴,从历史的观点来看,这是一个崭新的事件。”握着金正日的手, 奥尔布赖特说:“我也很高兴来到这座美丽的城市。”当时,双方没有签署任何协议,但金正日提出了一项详细的结束导弹发展计划和中止导弹技术扩散的协议。奥 尔布赖特表现出极大的兴趣,这次访问被视为朝鲜战争结束以来美朝关系的“高峰”。 2001年布什入主白宫后,逐渐改变克林顿政府的对朝接触政策,并把朝鲜称为“邪恶轴心国”之一,美朝关系陷入僵局。小布什仅在2002年派特使、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詹姆斯·凯利进行了为期3天的平壤之行,但没有任何收获。

  2009 年8月,美国派前总统克林顿为特使来到朝鲜,进行外交斡旋,争取朝方释放两名因“非法入境”而被扣押的美国女记者。克林顿转达了美国总统奥巴马致金正日的 口信,金正日对此表示感谢,并对克林顿的来访表示欢迎。当天,朝鲜国防委员会还在平壤百花园迎宾馆为克林顿举行了欢迎晚宴,金正日出席了晚宴。朝鲜媒体报 道说,晚宴是在“亲切的气氛中”进行的。

  2010年,前总统卡特作为特使访问朝鲜,目 的同样是“捞人”带走因非法入境而被朝鲜判处8年劳动改造的美国公民戈梅斯。朝鲜中央通讯社称,卡特以美国政府及他本人的名义,就戈梅斯非法进入朝鲜 道歉,并保证不再发生类似事件。朝方向卡特表示,愿意重开六方会谈。但卡特访问朝鲜时,金正日并未与之见面。

  除 了几次特殊的“特使外交”之外,朝美之间的波波折折一直与核问题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金正日曾与克林顿政府于1994年10月21日在日内瓦签署了《朝美 框架协议》。其核心内容是:朝鲜放弃核计划,作为交换,美国作出两条承诺一是2003年前,美国为朝鲜建设两座轻水反应堆,在核电站发电前每年向朝鲜 提供50万吨重油作为取暖发电燃料;二是谋求最终实现美朝外交关系正常化。

  2002年 是《朝美框架协议》签署的第八个年头,但协议的执行情况很不好。金正日发现,不仅两座轻水反应堆的建设进度慢得出奇,美国情报部门还宣称掌握了朝鲜在国际 市场上采购核技术的证据。小布什政府还把朝鲜列入“邪恶轴心国”名单。2002年10月3日,美国甚至派出助理国务卿凯利,赴朝鲜追究所谓的朝方“违约” 责任。所有这些,都坚定了金正日要尽早拥有核武器确保自身安全的决心。

  金正日从来都是 以“超强硬”对付强硬。2002年12月22日,朝鲜拆除国际原子能机构的监控设备,并驱逐监控人员。2003年1月10日,朝鲜宣布正式退出《核不扩散 条约》。在国际社会一片紧张的气氛中,金正日一步步亮出了他的策略目标:朝鲜要迫使美国直接对话,在外交上,实现朝美关系的正常化,建立正式的外交关系; 在经济上,作为朝鲜弃核的交换条件,美国必须向朝鲜提供燃料、粮食和资金援助。2003年4月,朝鲜甚至向美国提出两国缔结互不侵犯条约的要求。